斜光到晓穿朱户

眼见高楼起,眼见楼塌了。

一个同学。当初一起很激动的粉剧粉人,算算也过去了快两年了,昨天偶然提起一直很粉的那个人,同学淡淡的很不在意的说哦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所以就不和你抢了,我家那谁的新声线真好听。
听了之后没有接话。感觉我的同学们都非常洒脱,都是那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洒脱思想。对于还能用但比不上新的的东西会毫不犹豫的丢弃。比如我一个同学说:我现在的鞋没有一双是上高中之前买的。反观自己,小学四年级买的鞋还会偶尔拿出来穿一下,虽然那天才发现早都破的不成样子了。
可能与家庭也有些关系吧。她们的母亲都还很年轻,跟小姑娘一样喜欢新的东西,旧的东西虽然也好,但它比不上新的就该扔了。我的母亲年龄稍大且素来不在穿着上很在意。我有一双鞋,是一个不太好补的料子,一次上体育课不小心弄破了,回家给母亲看,母亲说:我去修鞋的地方给你补一补或者买个小花回来粘在这里好不好?
当然,我是拒绝的。即便从小生活并不奢侈,但对于穿着打补丁的鞋上学也是拒绝的。甚至心里对于母亲要补鞋这一想法都觉得不可接受。现在也这么觉得。就当是一个女学生的任性吧。
我是一个比较恋旧的人。
刚才提过的有个同学初中到高中换了三个男友,上一个男友分手后两月之内就已经高兴地牵着新任的手了。当然,这是个很漂亮很聪明的姑娘,很多男生喜欢不奇怪。我从不谈恋爱,大概既是因为从小就被灌输大学之前不能谈恋爱,还有就是因为有些自卑。因为我很平庸的长相。小学时候喜欢班上一个男生,小学时代是个很奇妙的年代。已经懂得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和那个男生闲聊。然后小学毕业到现在快六年了并没有见过面。初中时代也喜欢过一个男生,并且到现在都很喜欢他。初中是最丑的时候,学的也很菜,他学习很好。到比较满意的是初三之前的座位一直都比较近,也说过许多话。初一就开始喜欢他了,一直到现在,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有次不知真假的说喜欢我当时最好的朋友并且说的全班都知道,当时把这个当做笑话说,笑着笑着笑出了满脸眼泪。不过没关系我经常笑哭所以看着是很正常的。高中没有在一个学校。现在每年过年和他生日,会用悄悄话发一句祝福给他,祝他安好。这样的感觉也不赖。而且一直在对自己说,反正我长大了还会喜欢别人。
这大概不是长情,这是恋旧吧。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我现在喜欢的很多圈子都慢慢冷了,喜欢的三次元明星人红是非多了,二次元的总被三次元困扰。我也不知道我这个虽然蛮恋旧但翻起脸来还是挺快的人还能喜欢他们多久。希望这个多久是永远永远。希望能在某一年的微博上抽到他生日会的门票去见一见真人。希望有一天能去参加我现在挚爱的圈子的演唱会。希望有一天作者大大不会弃坑的把那篇我喜欢的文更完。希望我爱的动漫能尽快翻成tv。希望我爱的游戏等我有时间去肝了还能有当年服务器满的盛况。希望很久以后,我还喜欢他们。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评论

热度(1)